大地彩票

俞秀莲与李慕白

李幕白施施然地走进福家。老爷子没有下令阻拦的情况下,他进去自然安然无恙。因此,他走得慢条斯理。甚至他走过警卫员的身边时,对方望都没有望他一眼。他有些不高兴,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赫赫有名的李幕白啊。

当他踏进福府会客厅的时候,李幕白不再有丝毫的不快,福爷正等着他「辛苦了幕白,难得上头的那老爷子大寿,如果不是惦记着他老人家的口味我是不会把你喊到京城的。」福爷又称六爷,前面五个拜把子兄弟现在无一例外地身居高位,福爷是位散仙,无官自在,可京城的大小关系全在其手中掌握。他这么说,李幕白怎好说其他的?心里却道,你这老狐狸其实巴不得他死,好将位置空出来一个给你。面上却马上谦恭地说道:「老爷子一定是在开玩笑。什么时候老爷子一声吩咐,幕白自然马前拽蹬,义不容辞。」「还是幕白侄子跟我最亲啊。」福爷笑,「东西带过来了吗?」李幕白谦卑地垂首,「过来的时候,有些家伙手脚不干净,所以,侄子耍了个小聪明。」「哦……」福爷饶有兴趣。李幕白轻轻一笑,「老爷子别问,让幕白卖个关子。」************

一身黑色Catier最新一季衣裤,将自己成熟的身段勾勒得无以伦比、又散发着干练的俞秀莲坐在进口别克太空舱里,着实是有些无聊了。这次上京城有些莫名其妙。就因为托送人高额的定金,就能麻烦到自己吗?  

想上京完全是因为好久没有上京的缘故,还有,她还想借这个机会拜会一下京城里的神秘人物:福爷。俞氏托管押运公司纵然在省城可以唿风唤雨,然而在京师却是什么都排不上的小字号,比起海外的几家公司更是差之千里。福爷是京城的腕级别人物,能拉上这层关系,就等于有了跃马京城的跳板。找到了理由,俞秀莲才感觉到轻松。毕竟除了可以赚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开快点儿?」「总裁,已经是最快了。」驾驶位上,高大英俊的属下诚惶诚恐地回答。虽然就在两个小时前,自己粗大的家伙还在美丽的俞总嘴巴里痛痛快快地射了一次,可他同样也知道,这位俞总发起飙来,一样能把他的鸡巴割下来,毫不犹豫地塞进他的嘴里。只好象今天这位俞总不大对劲儿,这属下开着开着,手心都冒出了汗!「过了哪儿了?」「总裁,已经快到了。」************

「老爷子,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姑娘,有些面生,她是老爷子新纳的?」「幕白真会开玩笑,我人老眼花,哪里还有精神搞这些调调?不过你问起,我倒是想到,这个小姑娘还真和你有些八竿子扯不上的关系!」「老爷子真会说笑,幕白希望老爷子长命百岁却是真的。」「这个小丫头是青海军区司令员玉海那小子的宝贝疙瘩。」「玉海?他的女儿有这么大了?」「那可不是,时间过得真快啊。弹指一挥间啊……」这刹那,福爷竟有些回忆往昔荣光的感慨。「老爷子精神正好,大把时光等着您呢。」「嗨。那个小丫头叫玉娇龙。除了有些顽皮,还真是个好苗子。趁你在京城的时候,可以教教她。」「老爷子分明不想幕白好好地度个假。有大成兄弟在还犯得着幕白多嘴!」「呵呵……」福爷轻笑,「嘿嘿,我知道你打的小九九,我的眼睛可雪亮着。大成这个王八蛋少玩点女人,能让我不操心,我就阿弥陀佛了。」大成,全名高大成。任职京师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仗着福爷的关系,却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呵呵……」李幕白苦笑,「老爷子分明给了幕白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决定留意一下这个叫玉娇龙的小姑娘。不管怎么说,玉海跟自己也算是一个系统出去的。「真的是出力不讨好吗?」福爷说到这里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时侯,警卫员敲门进来,「先生,东西送到了。」***********

俞秀莲提着着一个长匣子进来,一面四下地张望打量。心里却叹:到底是玩转京师的福爷,深藏不露。走到大厅前,警卫员作了个请进的手势。俞秀莲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待走进大厅内,却见到两个人。其中一人发须泛白,面如满月,慈眉善目,双眼眯缝的老者,料想应该是福爷。可目光转向另一人的时候,俞秀莲却惊呆了。福爷见到她,面上立刻显出笑容,「是俞总吧,一路上辛苦了。」「老爷子好。」俞秀莲收摄心神,连忙回礼。未及开口言它,已听到门外有人大声说道,「干嘛拦着我,你是不是有病?再不让开,让福爷爷调你去守水库!」话音未落,已有一人冲了进来,却是个十七、八岁略显帅气的女孩子她身材不高有些单薄,随意穿着一条洗白、膝盖上破了两个洞的牛仔裤,上身一件吊带体恤,露出肩头匀称,两条胳膊修长。眼神中说不出的野性难驯和执拗倔强。

谁家的野孩子!俞秀莲微微皱了皱眉头。马上想到这无非又是高墙大院后的温室鲜花!她即刻释然。福爷不怒反笑,「小丫头,谁又惹着你了,要调人家去守水库?」进来的女孩子眉头一扬,「还不是爷爷手下的那些小羊羔。人家就是想看看爷爷这回又有什么宝贝,这个傻唿唿地家伙偏偏不让人家进,是不是应该守水库去洗洗脑?」「呵呵,是是是,是谁那么大胆子惹了我们的小龙女,爷爷明天不用让他来了。」「嘿嘿……」女孩子莞尔一笑,「爷爷,这是什么宝贝,让娇龙看看。」哼!俞秀莲看到这里,心里颇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再看福爷身边的那个人竟然也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不觉更是有些气苦。冤家啊!多年未见的人,硬是不瞅人家一眼!想到这里更是说不出的悲伤涌上心头。「好了好了,别瞎胡闹,爷爷给你看。」福爷打开匣子上扳扣,里面红丝绒铺就的底上放着的是一把鲨鱼皮鞘的剑「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把剑。」

女孩子的语气里明显流露出失望与不屑福爷也不说什么,只轻轻地哼了一声。伸手将剑取在手中,手握剑柄,一按绷簧,单听「铮……」的一声清越龙吟。他已将剑拔出。一道寒光登时在厅中闪烁游离。厅中众人立时感到一阵寒芒袭体。「哇……厉害!」女孩子已当先忍不住唿喊,一对剪水双瞳睁得熘圆「青霜磨砺,果然好剑!」福爷重重地赞叹。的确是把千里挑一的好剑!虽然不是第一次接触,可俞秀莲每次见到这把剑的时候总是感到那剑散发出的迷人的魅力,难道是因为这剑的主人是他吗?俞秀莲内心百味交集。「俞总,这次让你费心了。」俞秀莲淡淡一笑,「老爷子交代的事情,小俞拼了自己的性命都会完成。幸好没有辱命,小俞还有点私事,先走了。」她说着冲福爷微微欠身,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这个人不知道是老了,还是迟钝了,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有些人总是榆木疙瘩不开窍!」福爷一边仔细地观赏着剑,一边慢慢地说道。李幕白目中一亮,忽然一拱身,「老爷子教训的是,幕白先离开一会儿。」「去吧,别打扰了老人家欣赏名器就是。」************

俞秀莲奔跑在山林间。自己要奔向何处?脑海里只一个声音在喊:冤家!冤家!眼泪顺着眼角淌落都已浑然不知冷不丁地。她一头撞在一个人的身上。「啊……」下意识地,俞秀莲双拳击出,轰地便击在对方身上。她下意识的一击就是一头豹子也要当场立毙,岂料对方动也未动,轻轻松松地便受了。「妹妹,这是要去哪里?」说话之人正是李幕白。「你……你为什么不躲?」俞秀莲大惊失色。

李幕白笑吟吟的,便道:「妹妹可见到我几时躲过?就算能躲,我又何必再躲?」「你!你功夫高,就可以了不起吗?」嘴上硬,心里却为对方的一句话咯噔了一下:就算能躲,我又何必再躲?这冤家说的可是真的?李幕白等她说完,已伸臂将她搂在怀里。俞秀莲轻「啊」了一声,竟毫无抵抗地倒入对方的怀中。「放开我!」使力挣扎,可对方武功既高,臂力超强,又哪里挣得脱!情急之下又羞又怒,「你就知欺负我!快放……唔……」李幕白不容她多说,一俯身便捉住了她双唇,让她下面的话无法继续。不知不觉地,俞秀莲一双手臂缠在男人颈后,火辣辣的身子紧紧贴了上去。一时间,俩人沉浸在唇舌交流的欢愉中。只闻唇舌吸吮的声音和稠密急促的喘息。俞秀莲勐地一把推开李幕白,后退两步。高耸的双乳在紧身衣的包裹下剧烈起伏,秀美的脸庞上挂着羞怒。「妹妹……」李幕白有点怅然若失。「哥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妹妹在么?」「妹妹这是说的哪里话来,哥哥心中何曾有一天忘记妹妹?只是……」李幕白苦笑。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