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乡村支教艳遇记

  序  爬上了这座大山,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已经开始在夕阳之中冒起炊烟的小山村,我丢下身上抗着的重重的行李,抱着身边的人,大声地欢呼起来。  

我是xx大学教育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现在这个连扫厕所都需要大学文凭的年代,我这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也实在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正为工作的事情烦恼呢。国家出台了一个新的政策:只要到西部山区支援教育五年,可以优先在城市里面安排工作。对于我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甚至连学习成绩也不咋样的所谓大学毕业生来说,或许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吧。  

整个班里,平时混在一起,看起来都不咋地的哥们,开始显山露水,一个个在亲戚和朋友的介绍安排下,纷纷走上了自己愿意或者不愿意,但是待遇都相对较好的工作岗位,最后参与报名,并且确定支教的同学,加上我,只有两个人。  

另一个,叫陈莉。很老土的名字,跟她的人一样。虽然也有着两个大大的眼睛,可惜总是躲在两个玻璃片后面。同样有着长长的头发,可是,除了马尾,有时候居然会编两条羊角辫?虽然咱们学校不咋样,可也毕竟是在一省之首府师范院校。年轻漂亮,摇曳多姿的漂亮妹妹多海了去了。虽然隐约觉得陈莉身材不错,可是土气的穿着打扮,沉闷的书呆子气息的脸孔使她的追求者少得可怜。  因为大致相同的家庭条件,同是拿着学校最高扶贫奖学金的原因,使我俩成为了朋友。  

学生时代里,长得相对比较英俊帅气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家庭条件会给生活带来如何影响。可是当我对班花发起追求,最后在班花带着那仿佛是可怜、又似是厌恶的眼神用直接的话语拒绝的打击下,我所谓的自尊心变得粉碎。  邀请她一起喝酒,不停地咒骂着社会的不公平,两人最后烂醉如泥,互相拥抱着睡了一夜,虽然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是情况也变得有些暧昧。双方在以后的岁月里都没有主动寻找或接受其他人的爱情,但俩人总是兄弟、姐妹相称,也并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或许心中依然对美好留存着一些渴望吧。  

支教的时候,在我脱下她的衣服和伪装,才体验到,她其实还真不是一个老土的女人。为此,我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美丽,一般是包装出来的,另外的一半,是男人色情的眼光发掘出来的。也为此庆幸,上天真还是没有亏待于我,没有让我错过如此的一个尤物。  

陈莉就是这个小山村的人。相对于我后来的自暴自弃,她在校的成绩始终非常地好,对于她能够在大城市安顿下来这点谁也不怀疑。  据她自己说,她从小父母双亡,能够来到大学里面念书,靠的就是她那淳朴的乡亲们的支持,现在她念完书了,有出息了,更应该回去报答她的父老们。于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各相关部门达成了她的要求,让她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山村支教。而我,恰巧也分配到了他们村,于是她就成了我这次支教的搭档。有时候,必须得感叹,缘分这东西,还真神奇。  到达小山村的陈莉并没有象我一样兴奋。毕竟是她生活了十多二十年的地方了,对她来说,从象牙塔里踏出,再次回到这里面,更多地应该是深深地无奈吧。  

她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推开我,脸蛋有些发红,背过去深呼吸了一口,回过头来提醒我马上要黑了,还是赶紧地到村里安顿下来再说。虽然我俩偶尔也有些亲密的举动,但是尺度也仅仅局限于非常好的朋友那样。我嘿嘿一笑,重新抗上行李,来到村里。在村民热情的招待下,喝得烂醉,本来村长要安排我去他家休息,但不晓得陈莉跟大伙说了些什么之后,我就被安排在陈莉的家里安顿下来。  第01章  不知道睡了多久,强烈的口渴感让我从昏睡中醒来。摇了摇依然昏昏沉沉的脑袋,我爬起来找水喝。乡村的晚上很宁静,雪白的月光从窗户投下来,让人有种梦幻中的感觉。我打量了下我所在的这间房子,很简单的摆设,就窗和一张小八仙桌,桌子上放着一个很古老的箱子,我的行李都堆在上面。房间很简单,收拾得却很干净。  我摸索着打开房门,出门见左手边的房间还亮着灯,就扶着墙,摇摇晃晃地走向那里,希望能找到个人弄点水给我喝。因为头昏的原因,短短的几步距离让我走得异常的艰难和缓慢,也正是因为无声息,让我目睹了一场一生难忘的好戏。  

门内,一具雪白丰满,充满诱惑的肉体,正光溜溜地上演着美人沐浴。此刻她是背对着我的,那一头还带这水迹,柔顺光洁的头发如绸缎一般直垂到腰部的位置,圆润的肩膀,洁白的脖子,圆润的肩膀下,隐约能看到胸前的外扩?真大!  

纤细的腰肢下一个外飘的美丽弧线造就了那浑圆肥硕的臀部,丰满的大腿,若隐若现的三角地带,无不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的干渴更甚!  “ 咕~”情不自禁的我咽下一口口水。如此美丽的一具肉体,想必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人吧?  

“ 谁?” 沐浴的主人捂着毛巾转过身来。  “ 啊!”“ 啊?”两声惊呼同时传出,如此诱惑人的身体的主人,居然是我的同学,陈莉!  

“ 你要死了啊!不睡觉跑这里来干吗?” 陈莉怒道。  怒吼下,她的胸前一片汹涌,看得我喉结连连滚动。  “ 我……我口渴,来找水喝的。” 我艰难地把视线从她的胸前移开,小心翼翼地回答到。  

“ 你先回去,我等下帮你送水来!”回到房间里躺下没一会,陈莉带着一瓢水进来了。刚出浴的她穿着一套印有小熊图案,长及膝盖的睡衣,丰满的大腿若隐若现,比平时多了几分妩媚。  “ 诺,给你,死色狼!” 陈莉把水瓢一递,说到色狼俩字的时候,脸色明显的红了下。  

我做无辜状:“ 谁知道你这半夜了还没有睡觉啊,我也不晓得自己是睡在哪里,看见那里有灯就走过去了。”“ 算你有理,赶紧喝了睡吧,酒量那么差,也还敢跟人拼酒,醉死你活该。  ” 嘴上不饶人,可看我手有些颤抖,陈莉依然小心地扶着水瓢让我喝水。温柔的感觉让我心中充满温暖。  “ 睡觉吧~ 明天我带你去逛逛村子。” 安顿我躺下后,陈莉要走。  “ 对了,陈莉。” 我喊住她。  “ 恩?”“ 你的真大!” 我趁着酒劲,说道。  “ 什么东西?” 陈莉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无声地用色情的眼光死死的盯住陈莉伟岸的胸部,还夸张的咽了口口水。  “ 要死了你!”“ 啊!”陈莉拿着水瓢朝我头上来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关门而去。  

其实,陈莉在发脾气脸红红的摸样也挺可爱的。就这样想着,我乐滋滋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在陈莉的陪伴下,我俩在村子里逛了一圈。整个村子处在群山环抱之中,景色异常优美。真个村子呈长方形东西走向,整个村子有近千人。村西头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北面从山涧小路过去5 、6 里有个高山湖泊,非常漂亮。村子的南面有一水井,整个村子喝水洗涤等用的都是这里的水,水井过去,就是我们来时的路了。村子的东面相对于比较平坦,有一片开阔的树林,树林后面,也是起伏连绵的山脉,里面有着丰富的野兽和药草。  

学校的村子就坐落在学校的最东边,是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庙宇改建而成的。我走进去看了看,斑驳的,甚至有些坍塌墙壁,四处透光的天花下,摆放着不晓得从那里拆来的一块大门板,算是黑板,黑板前面是用黄泥砖块垒的一快台子上面架了块木板就算是讲台,讲台下面的学生桌倒勉强还能看,可椅子却是一张没有。看到如此艰难的环境,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村子里的人都很友好而善良。遇到我来都笑咪咪地打招呼,可能是因为不晓得我的名字吧,他们都把我叫做陈莉家的。每当碰到这样的时候陈莉都会脸红,过后很长一段的时间里都对我非常温柔,让我特别摸不着脑袋。对着这些朴实的山民们我反复自我介绍,却始终也没能让他们记住我的名字。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到村子里就半月多的时间了。虽然经过我多次纠正,人们依然喜欢叫我陈莉家的。唉,算了吧。管他呢,反正是个称呼。中间有段时间也遇到过村长几次,可每次我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却总换来一张冷漠的脸。村长整个就一林彪第二,看他遇到村民那高高在上的表情我就觉得特不爽。靠,还真他妈拿村长当国家干部了。  

现在这个时节正是农村双抢的时候,可这村落处在崇山峻岭之中,没有可耕作之地。上山挖草药和打猎成了村民们的生存方式。在村里这么久的时间,以我外向型的性格,跟村民们都混得熟悉了。学校还没开学,我也乐得瞎混。  这天,我照例跟着虎子上山打猎。  

虎子是陈莉的堂兄,黝黑,为此我常笑话他在黑夜里只能看见他的牙齿;也很强壮,对村子附近的大山特别的熟悉,是个很合格的猎人。为人看似木纳,偶尔却语出惊人,特有的乡村幽默常常让人回味不已。  

今天收成不错,我们不仅打到了2 只兔子,一只野鸡;前些天下的陷阱里还网了一头麂子。感叹上天待我们不薄的情况下,我俩早早地收工,欢声笑语地往家走去。快到村里的时候,学校后面的树林里传出有规律的动静。莫非又有猎物?  经验不足的我向虎子投去征求意见的眼光,并且把背在身后的猎枪取了下来。  虎子一脸坏笑地按住我,伸出手指做了一个让我安静的表情后,拉这我,弯到了边上一个小小的山坡上面,指着下面,让我看。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