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深夜独行的丝袜美女,会有什么故事

  深夜,刚陪闺蜜过完生日,我们在KTV里HAPPY了很久,不知不觉已到深夜二点钟。我也渐渐感到了困乏,于是和闺蜜道了别,回家睡觉。带着浅浅的醉意我离开这家KTV,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的士却一无所获,相反,男孩向我吹来的口哨声却听到好几次呢,我想无非是他们被我的性感和妩媚所吸引,作为美女,自豪感油然而生。今天闺蜜要求穿的性感点,大家一起放开玩玩。所以特意做了一个大波浪的发型,搭配一件当下时髦的超短紧身包臀裙,裙子裁剪的很贴身,将我性感的身躯紧紧包裹住,尤其是像我这种身材,蜂腰美臀细腿,裙子上半身是略带透明的V形领,无需穿戴胸罩,性感白嫩的酥胸呼之欲出,似露似不露的很性感神秘。可是这种裙子中看不中用,因为裙子将身体紧紧包住导致不能走的太快,另外走起来会使臀部一扭一扭的,稍不注意就会走光。我天生双腿和脚比较敏感,所以丝袜是我的最爱,它柔柔的贴在我的身上给我一种被呵护的感觉,安全感油然而生,丝袜应该是一个女人的真正象征。而且我喜欢直接将柔软的丝袜与阴部接触,丝袜外面再搭配一件透明的黑色蕾丝T裤。今天穿的是浅肤色的闪光丝袜,在阴暗的灯光下就能发出白色晶莹的珠光,显得很是奢华。脚上穿的是现在流行的欧美范裸色红底高跟鞋,鞋跟足有14厘米,我很喜欢这个高度,太高了也不行,这样可以使我的双腿拉伸的更加修长,小腿变的更加柔美,虽然走起路来有点费劲,但我很喜欢这种淑女范哦。  

夜,更加沉了。寂静的有点让人害怕。今天的KTV似乎有点偏僻,等了这么久没有一辆的士从这经过。算了,既然家离这不远就走回去吧,我暗下决心,只是这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是比较危险的,因为旁边甚少人家,路灯也朦胧阴暗,偶尔会听见旁边建筑工地上传来断断续续打桩的声音。我猫步撅腚的在这黑夜里踽踽独行着,不时有阵凉风袭来,吹在我被丝袜包裹的双腿上,这种感觉好享受啊,这应该是做女人的乐趣吧,我暗自陶醉着。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的音乐铃声,原来是三个醉汉开着手机扬声器,一深一浅的向我这边走来,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浑身粗壮黝黑,一看就知道是靠力气吃饭的,紧接着是一个黄头发纹身青年,穿着似乎很久没洗过的破洞牛仔裤,最后的一个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似乎有点弱智;看他们身上脏兮兮的,应该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吧。

现在美女被民工调休的事情时有发生,我赶紧提高警惕,一手遮住自己胸口,一手往下拉着裙边,防止走光。可是超短裙和高跟鞋决定我不能走的太快,鞋跟轻踏在小路上发出的啪啪声音,似乎证实着我内心的紧张,毕竟谁在这种场合都会害怕,何况我今天穿的还很性感。那三个农民工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因为他们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身体,我想他们此时应该在尽情享受这一刻吧,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深夜里会碰到我这样性感的大美女。就在相互擦肩的那一刻,那个有纹身的民工朝我吹了个口哨说:“美女,穿的这么骚,这是要去哪啊?要不要我送你啊,小心路上遇到坏人哦”。我看都没看他一眼,因为我最讨厌这种轻浮的男人了,但是现在的情境不同,我还是客气的说“谢谢,不用了,我一会就走到家了”。于是赶紧加快几步,想尽早逃离他们,耳畔仍能听到后面传来的对话“淫三啊,你得了吧,癞蛤蟆还要吃天鹅肉哩,人家姑娘怎能看上你这种穷光蛋,哈哈”接着是一阵嘲笑的声音。可是事与愿违,那个刚才取笑年轻人的农民工大叔,他凑上前来盯着我的美腿说:“姑娘,你这丝袜是什么牌子的啊,穿在你腿上真好看,像仙女下凡嘞,多少钱啊,贵不贵?我以后给我媳妇也买双”。

我真是好气又好笑,赶紧把裙子又往下拽了拽说“是wolford,五百多一双呢”。我继续往前走自己的路,估计他也买不起,果然他还盯着我的美腿说“俺了个娘哎,这么贵,谁能买得起啊,都够俺半拉月赚的钱了”。只见他还不死心,快步追上我,绕到我的前面“姑娘,你穿这么高级的丝袜一定很舒服吧,能不能给叔摸摸,试试这弹性,俺将来也给媳妇买一条”。我赶紧说“大叔,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可以哦”。说完我继续往前走,示意他让开,只见他张开双手,做个拦路状说“姑娘,就摸一把,让俺试试手感”。我害怕不给他摸真的不会让我走,或许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哎,算了,就当我可怜他吧,反正摸一下也不能把我怎么着“好吧,就摸一下啊,快点,我还要回家”。说是这么说,我还是向后退了一步,双腿夹紧,将一双性感修长的丝袜美腿暴露在他的面前,似乎在准备迎接检验一样。

他果然没有推辞,跪在地上,伸出一双脏兮兮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脚踝,自言自语着“啊,真是高级货啊,高级货……”,我赶紧俯下身子去推开他的双手,可无奈我这样瘦弱的身躯,又怎能抵挡他那青筋暴起一双蛮力的大手呢,“好了啊,已经摸好了啊,快放手吧,大叔,我还要回家哦”,可是他现在已不是抚摸了,用他硕大的手掌在我性感的丝袜美腿上揉搓着,我本来就敏感的双腿这样一来都快支撑不住了,不住的颤抖,我使劲的去推开他的双手“不可以这样啊,丝袜会坏的,快放手啊,这样子是耍流氓了啦”;不料刚才被大叔嘲笑的那个淫三也从后面赶上来,将手放到我撅起的臀部上,在我的丝袜美臀上揉搓着“美女啊,咋裙子穿的太短,屁股都露出来啦,可不是我想看的哦,是你自己露的,难不成是勾引我的吧”,慌乱中我又赶紧将手抽回到后面企图推开他,“快放手啊,臭流氓 ,再不放手我要报警了”。

可这样一来前面的双腿又暴露在大叔的双手之下,总之,前后都顾不过来。大叔可能经过之前的抚摸撩起了他心头的欲火,他已不再仅仅满足双手在我美腿上抚摸了,跪在地上,伸出舌头在我的脚背上添了起来,嘴里嚷着“啊,真是美脚啊,这丝袜真他妈的滑,不愧是高级货啊,小脚也真他妈的香,真想一口吃了……”,大叔在我的丝袜美脚上疯狂的添着、吮吸着,我的脚被他添的酥麻,丝袜脚上也满是他的口水,我意识到遇到流氓了,赶紧大声叫喊着“来人啊,救命啊,有流氓啊,快来人啊”。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