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飞盗,又见飞盗

 (一)  当那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把帖子恭恭敬敬地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柳近禅正在PS2上的《鬼舞者2》里用松田优作扮演的柳生十兵卫疯狂地吸取刚刚被砍死的鬼魂的魂力,他暂停了游戏,拿起那张淡黄底色印有暗花纹的纸。  

「久仰阁下大名,慕瞻天颜。今贱妾有小事相求,特在『海阔天阁』备薄酒一份,虚位以待,乞盼怜见。」下面署名是「泰夫人」。  

「好吧,我随后就到。」柳近禅把那张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帖子扔回桌子上,目送那个黑衣人依旧面无表情但恭恭敬敬地鞠个躬,退了出去。  

扔下PS2的手柄,柳近禅开始换衣服。  「你要去哪里?」一袭蓝色晚装的艳妇出现在门边,波浪般的黑发,白皙的脖颈上戴着条闪闪发光的红宝石项链,长长的睫毛,眼角略微有些鱼尾纹,纤腰盈盈一握,丰乳隆臀,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显得高贵迷人。  

「哦,妈妈,我晚上要去一个朋友那里,不在家吃饭了。」柳近禅把桌子上的帖子收在了口袋里,匆匆下了楼。  

踏上自己心爱的改良川崎750,柳近禅风也似地上了路。  尽管自诩为独来独往的飞盗,但柳近禅知道要想在海洲这片地界混得下去,至少有三个人不能得罪。  

而泰夫人恰恰就是其中的一个。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川崎狼一般嚎叫着向前奔窜。  没多久,一辆警车便在后面拉着警铃追了上来,喇叭里「呜哩哇啦」地叫喊着:「前面的机车,你已超速行驶,立刻停到路边,接受警方检查!」柳近禅「嘿嘿」冷笑了两声,一扭身,把摩托车驶上了环海公路。  

因为已近黄昏,所以环海公路上没有多少车辆,因此柳近禅的摩托车可以尽情奔驰。  

本以为可以把警车远远地甩掉,没想到跑出去2公里,那辆警车仍旧遥遥跟着。  「哗啦啦」,柳近禅一按车头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从川崎车的尾部撒出了一片三角钉,散布在了平整的路面上。  大约两分钟以后,警车哀叫着翻倒在路旁,只差一点就掉落悬崖。  

等两个警察骂骂咧咧地从警车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的时候,已在前方拐弯处看了许久的柳近禅一加油门,川崎车伴随着他的一声口哨,轰鸣着消失在了夜色中。  屋里的光线很柔和,几个倒酒服侍的少女绝对是百里挑一的美人,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也绝对能令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然而柳近禅做梦也没想到名动海洲的泰夫人竟然是一个如此胖的女人。  

她一个人坐在一张三人沙发上,而此时即使是一个再瘦的人也别想再挤进去坐。  

更令柳近禅没想到的是她这么胖了却还很能吃。  对面的雕花磨砂玻璃桌子上摆满了烧鸡、烤鸭、酱肉、猪蹄、熏鱼、栗子、烧饼、春卷,而泰夫人的嘴自从柳近禅进来后一刻也没闲着。  「是你……写的?」柳近禅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依旧散发着幽香的帖子,迟疑地问道。  

「是啊!不是我写的,难道是你写的?」泰夫人抹了一下油嘴,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柳近禅认为那是她在笑。  「你真是泰夫人?」  「怎么?难道你认为海洲有敢冒充我的人么?」柳近禅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错,海洲有敢冒充泰夫人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疯子,一种是活得不耐烦的人。  「好吧,什么事?」柳近禅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泰夫人对面的椅子上,脱下靴子,把脚舒服地放在眼前的矮几上,袜子破了一只,左脚的大拇指露了出来。  对于柳近禅的无礼行为,泰夫人并不生气:「我要『赤眼蟾蜍』。」「什么?『赤眼蟾蜍』?黄爷的『赤眼蟾蜍』?」柳近禅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  海洲有三个人不能得罪,一个是「散财观音」泰夫人,凭着祖上的积蓄以及在珠宝生意上的成功,没人知道她的财产达到了几位数,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年代里,她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很开。  

另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是警方第一高手「野兽刑警」方天化。  

三年前,海洲的警力匮乏,社会混乱,原在京城的方天化被委任到海洲协助治安工作,自从他从京城调到海洲以后,渐渐独揽警权,对黑道实施严厉的打压措施,稳定了社会局面。海洲的公安局长是谁,许多人都不知道,但提到「野兽刑警」,大家都知道是哪位。  

而柳近禅最不愿意得罪的,就是黄爷。  

「五十万美元!」泰夫人撕开一只烧鸡的胸膛。  「等等等等,我想知道夫人为什么要『赤眼蟾蜍』?」「哦?!想不到你也会有好奇心?这不合道上的规矩,也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啊!」泰夫人脸上的肌肉又是一阵地扭曲,「好吧,告诉你也无妨,那『赤眼蟾蜍』据说是上古传下来的一块美玉,非但精雕细磨,而且玉质美润圆滑,有降瘟祛魇的功效。最近我油腻的东西吃多了些,想拿来搂着睡觉。」「我的规矩,先付款后交货。」「黑衣,带他去拿支票!」泰夫人对身后站了许久始终一言不发的那个黑衣人说道。  等柳近禅出去后,旁边的女孩七嘴八舌地问道:「夫人,那个人怎么这么没修养!」「是啊,还有,为什么他要先收钱后交货啊?你不怕他拿了钱跑路么?」「你们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吗?他就是你们几个小丫头日思夜念想见到的一品飞盗『竹蜻蜓』啊!」当泰夫人说完这番话后,屋里先是一阵安静,接着几个女孩都捂着脸跳着发出了兴奋的尖叫声,其中一个竟然昏倒在了地上。  「靠!有这么夸张么?」泰夫人笑骂了一声,开始吃第二只烧鸡。  

(二)  纤细的肢体,红红的眼睛,薄而透明的翅膀是用最嫩的竹叶插起来的。  

这是一只小小的蜻蜓,竹子做成的蜻蜓。  此刻,这只栩栩如生的竹蜻蜓正在黄爷的手中。  

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件做工精致的玩具而已。  然而此刻黄爷一点也不觉得好玩。  

「从他出道以来,做了多少案子?」黄爷忽然放下手中的竹蜻蜓,回头问一旁身着西装,背手而立的年青人。  「七十三件。杀二十九人,伤一百四十一人,成功六十八次,五次无功而返但全身而退,从未失手。」那个年青人微微一躬身。  「他每次出手前一定会送这玩意到人家中么?」「是。」「那么,他这次的目标是什么?」年轻人没有说话,却把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黄爷。  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个用碳笔画的东西。  

大概是作者工笔太差,那东西画得歪歪斜斜,只是看上去有点象青蛙。  

一只眼睛被用彩笔涂红了的青蛙。  

「赤眼蟾蜍!是我的镇宅之宝赤眼蟾蜍!」黄爷失声道。  

「猎头,你来搞定他!」半晌之后,黄爷用手一指桌子上的竹蜻蜓,对那年轻人说道,然后走出了房间。  

「是!」猎头又微微一躬身。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