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鼠媪,擒风,续子不语,作者清代袁枚,文言文

鼠媪

邑费茂才,客宜安时,与友人饮于王氏别业,主人留与憾戏。夜有老妪推扉入,白发兰衫,形貌枯瘦,双目瞠瞠然。立几前,遍视赌具。费疑其眷属,欲与周旋。主人急摇手止之,似欲客勿顾也者。众见其神色惨淡,皆生疑惧。中一客问其为谁妪,不答,从容出门去。主人曰:「此鼠精也,居此园中二百馀年矣。每见有赌局辄至,人习见,不之惧也。仆偶未虑此,致使怪来惊客,获罪多矣。然此物虽常出没,从不祸人,故相安之。」次日费辞归。

醉茶子曰:鼠之为物,蠢然耳,乃物老而精,公然为怪。予乡有供五仙像者,其神为胡、黄、白、柳、灰。胡,狐也;黄,黄鼠也;白,猬也;柳,蛇也;灰,鼠也。予谓此五者何以分五色,客曰:「白黄是其本色,灰为黑而柳为青,然胡可为赤乎?」予曰:「可,《诗》云:莫赤匪狐。」客亦为之粲然。

擒风

陈姓与其友将往北村索债,行至丁沽,歇息道左。有二人亦与并坐,语次,见旋风蔽天而来。中一人曰:「诸君看我擒风中之魅。」乃默默诵咒,风至前,旋转不能去。倏于风中落一巨鼬鼠,大几如犬,背负黄袱,殆仙家之公差者。众劝释之,鼠驾风而去。片刻,风复至,尘沙漠漠,昏不见人,将前作法者卷入空中,飘然堕下而气绝。身旁一巨鼬鼠头,盖因误公被诛矣。术可不慎哉!失妖不扰人,人反扰妖,宜其获祸也。况一知半解,逞才害事,势不至一败涂地而不止,是可为好事者戒。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