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梁氏女,瓦器,二则,出夜谭随录

梁氏女

陕西白水县有一户村民,他的第一个妻子生病去世了,只给他留下一对子女,两个孩子都有六七岁。这个村民为了照顾孩子和操持家务,于是又娶了同村梁家的女儿为继室。

梁氏长得很漂亮,可是她的性格乖戾,自小狠毒,因此村民都知道她的厉害,她到了快二十岁还嫁不出去。她到村民家后,每天虐待前妻的子女,又打、又刺、又熨、又烙,打得两个孩子体无完肤,有时连村民也打了起来,他连自己也庇护不得。

村民家境贫寒,必须辛苦劳作才能吃得饱穿得暖。为了生计,每天,村民要披星戴月到集市上赶墟,因此梁氏很早就起来给丈夫做饭。

一年夏季,天气太热了,他们夜晚窗户都不关闭。这天半夜梁氏准备起床给丈夫做饭,突然她听到窗外有人,正倚着窗子向屋内叹息。梁氏好奇伸出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妇』人,只见那个妇女皱着眉头,满脸是泪。梁氏仔细一看,原来是丈夫已经死去的妻子,她又惊又怕,继而发狂,自己打自己的脸颊。

邻人和丈夫都听见动静,急忙过来拉住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梁氏口中大骂:“你这淫妇,怎么这样毒如蛇蝎,竟敢残害我的儿女?!我要好好惩罚你!”

众人听了她的话,才猛然醒悟,原来是村民前妇的鬼魂附在了梁氏身上,便急忙给她灌下了朱砂。过了一会儿,梁氏才稍稍定了下来。从此梁氏生了怪病,有时正常有时又癫又狂,常常自己脱下身上的衣服,让儿女狠狠鞭挞她,只有这样方才觉得快活;有时她会拿锥子刺自己,遍体流血,也不在意。

一天,村民不在家,她竟然烧了火筷子,一边烙自己的身体,烙进去很深,一边大叫“快活!”不一会儿竟然把自己给烙死了。白水县令邱公受理此案,曾经对我父亲说起过这件事。

兰岩评论道:毒害子女,最终要遭受惨报,老夫见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瓦器

京江有一位陈扶青先生,他雇了个佃户给他耕田。

一天,在耕地时,牛忽然跌倒,佃户不管怎么用鞭子抽打它也不起来。佃户上前一看,原来是牛蹄子陷进了泥淖之中,已没至膝部。

佃户帮牛拔出蹄子以后,发现里面埋着一窖瓦器。这瓦器颜色只有红、白两种,他数了一数一共十二件。他拿起一个摸了摸,觉得质地很粗糙,不像细瓷,倒像陶。那瓦器的大小,像盆又比盆小,形状类似腰鼓,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沿器口缀着一圈磁珠,均像鸡头一般大小,下边连着一些鼓钉般的东西。

佃户在挖出瓦器时,一不小心,把上面的磁珠打落了十余枚,他带着这些瓦器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他再把瓦器拿出来看时,它又完好如初了。佃户把这件事告诉了陈扶青先生,让他也试一下,果然如此。先生也为此事深深感到奇怪,便命佃户仍旧将瓦器埋起来。

后来,他们听人说凿掉瓦器上的东西又重新完好,那这件瓦器一定是聚宝之物。听了这句话之后,陈先生马上命人去挖,可是却再也没有得到那瓦器。

兰岩评论道:既然掘出了瓦器却又埋了,先生究竟怀的是什么心思?然而由于瓦器已经在人们面前展示过,最终消失了,再也不能重新得到。难道是预先知道它不是人世间应有的东西,而故意消失掉了吗?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