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侮人取祸,幽魂报国,纪晓岚,文言白话对照

侮人取祸

【原文】 一馆吏议叙得经历,需次会城,久不得差遣,困顿殊甚。上官有怜之者,权令署典史。乃大作威福,复以气焰轪同僚,缘是以他事落职。

邵二云学士偶话及此,因言其乡有人方夜读,闻窗棂有声,谛视之,纸裂一罅,有两小手擘之,大才如瓜子。即有一小人跃而入,彩衣红履,头作双髻,眉目如画,高仅二寸余。掣案头笔举而旋舞,往来腾踏于砚上,拖带墨渖,书卷俱污。此人初甚错愕,坐观良久,觉似无他技,乃举手扑之,噭然就执。踡跼掌握之中,音呦呦如虫鸟,似言乞命。此人恨甚,径于灯上烧杀之,满室作枯柳木气,迄无他变。炼形甫成,毫无幻术,而肆然侮人以取祸,其此吏之类欤!此不知实有其事,抑二云所戏造,然闻之亦足以戒也。

【译文】有一位馆吏经过考核后,被任命为经历官,到省会去候补。因他长期没有被授以实职,所以处境极为困难。有位上司很同情他,就让他暂且任了个典吏。他却利用职权作威作福,而且还欺压同事,后来终于因别的事被罢免了。

邵二云学士偶然谈及这件事,顺便又说起这样一件事:他家乡有个人正在夜读,忽然听到窗棂上有声音,他仔细一看,只见窗纸裂开了一道缝,有两只像瓜籽那样大的小手正在扒着窗纸,随即就有一个小人跳了进来,他穿着彩色衣服和红色鞋子,头上梳着双髻。长得眉清目秀,却只有两寸多高。小人拖着案头的笔旋转着跳舞,在砚台上往来践踏,拖带着墨汁,把书本都弄脏了。这人开始时很是惊讶,但他坐看了好一会儿后,觉得那个小人没有什么能耐,就伸手去捉,一下子就捉住了。小人卷曲在他手心里,呦呦地叫着像虫子在鸣叫,听起来好像在喊饶命。这人恨透了小人,就顺手把他放在火上烧死了,满屋都发出烧枯柳树时发出的那种气味,也并没有发生其他什么变异。

刚刚一修炼成人形,还没有一点幻术,就放肆地以欺负人来取笑为乐,这也是属于馆吏一类的人吧。不知这是实有其事,还是邵二云开玩笑编造出来的,不过人们听了之后也足以应以为戒吧。

幽魂报国

【原文】昌吉守备刘德言:昔征回部时,因有急檄,取珠尔士斯路驰往。阴晦失道,十余骑皆迷,裹粮垂尽,又无水泉,姑坐树根,冀天晴辨南北。见崖下有人马骨数具,虽风雪剥蚀,衣械并朽,察其形制,似是我兵。因对之慨叹曰:“再两日不晴,与君辈在此为侣矣。”顷之,旋风起林外,忽来忽去,似若相招。试纵马随之,风即前导;试暂憩息,风亦不行。晓然知为斯骨之灵。随之返行三四十里,又度岭两重,始得旧路,风亦欻然息矣。众哭拜之而去。

嗟乎!生既捐躯、魂犹报国;精灵长在,而名氏翳如。是亦可悲也已。

【译文】昌吉守备刘德说:昔日征讨回族叛乱时,因有一份紧急文书,便取道珠尔土斯路,飞马而去。由于天气阴晦迷了路,十余骑都进退不得。带的干粮要吃光了,又没有泉水,大家坐在树下,期望天晴之后再辨别方向。他们发现在山崖下有好几具人马的尸骨。虽经风雪侵蚀,衣服器械都已朽坏,但从残存的器具看,像是清兵。于是大家对着尸骨慨叹道:“如果过了两天还不晴,我们就得和你们在这儿作伴了。”

不一会儿,有一股旋风起于树林外,忽来忽去,好像是招唤他们。试着打马随着旋风,旋风便在前面引导。如果暂停休息一下,风也不走了。人们知道这是尸骨的灵魂在帮忙。随着旋风走了三四十里,又越过两道山岭,才找到了旧路,旋风也忽然停息了。大家哭着跪拜尸骨灵魂后才离去。呜呼,活着时为国捐躯,死后魂灵还报效国家。精灵长在,而姓名却埋没了。这也是可悲的呵。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