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蓄气袋,招魂袋,粘鬼马,译文原文对照

蓄气袋

元和末年,有个淮西军将,被派遣到汴州,住在驿馆里。

夜深了,他正要熟睡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一物压着自己。 军将一向健壮,受惊起身,跟(鬼物)角力,那东西就退却,于是军将就夺得他手中的皮袋。

鬼暗中苦苦祈求,军将对他说:“你告诉我这物品的名字,我就还给你。”

鬼过了很久才说:“这是蓄气袋。”

军将就举砖击打他,鬼就不再说话。

那袋可盛好几升(东西),绛色,象藕丝,拿到日光中没有影子。

【原文】元和末,有淮西军将,使於汴州,止驿中。夜久,眠将熟,忽觉一物压己,军将素健,惊起,与之角力,其物遂退,因夺得手中革囊。鬼暗中衷祈甚苦,军将谓曰:“汝语我物名,我当相还。”鬼良久曰:“此蓄气袋耳。”军将乃举甓击之,语遂绝。其囊可盛数升,绛色,如藕丝,携於日中无影。(出《酉阳杂俎》)

招魂袋

元和年间,光宅坊平民,不知他姓名,他家有个病人。

病倒快死了,就请来僧人念经,妻子儿女环围守着他。

一天晚上,众人仿佛看见一人进屋,大家就很惊讶起身去追他,(只见他)就投身到了瓮里,他们就用热水灌它,得到一个袋,可能是阴间取气袋。 忽听空中有声音,要那袋子,很哀伤恳切,并且说:“我将取别人来以代替病者。”他家于是投掷还给他。病者随即就好了。

【原文】元和中,光宅坊民失姓名,其家有病者。将困,迎僧持念,妻儿环守之。一夕,众仿佛见一人入户,众遂惊逐,乃投於瓮间。其家以汤沃之,得一袋,盖鬼间取气袋也。忽听空中有声,求其袋,甚衷切,且言“我将别取人以代病者。”其家因掷还之,病者即愈。(出《酉阳杂俎》)

粘鬼马

高励是崔士光的丈人。

夏天,在他庄子前面的桑树下,看别人家打麦子。

见一个人从东边骑马过来,到高励面前拜了又拜,说:“请您给我治一下马脚。”

高励说:“我不是马医,怎么能治马?”

那人笑着说:“只用胶粘上就行了。”

高励开始不明白他的话,那人就告诉他说:“我不是人,是鬼。这匹马是木马,您只多用胶粘上它,使可以帮它行走了。”

高励就取出胶煮烂,出来到马厩,看见那匹马已经变成了木马。出毛病的地方在前足,就给它粘上。

送胶回屋,等到出来,看见那人已在马旁边,马非常骏伟。

那人谢过高励,就上马而去。

【原文】高励者,崔士光之丈人。夏日,在其庄前桑下,看人家打麦。见一人从东走马来,至励再拜,云:“请治马足。”励云:“我非马医,焉得疗马?”其人笑云:“但为胶粘即得。”励初不解其言,其人乃告曰:“我非人,是鬼耳。此马是木马,君但洋胶粘之,便济行程。”励乃取胶煮烂,出至马所,以见变是木马。病在前足,因为粘之。送胶还舍,及出,见人已在马边。马其骏,还谢励讫。便上马而去。(出《广异记》)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