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庄子两则(天地是熔炉,壶子的面相

天地是熔炉

从前有两个人是好朋友,一个叫子来,一个叫子犁。

有一次,子来生了重病,躺在床上呼呼地喘着气,好像快要死掉了。他的老婆和孩子们围在床前看着他,嘤嘤地哭哭啼啼。这时候,子犁来探望子来,看见这副情景,不由得冲子来的老婆孩子们大喝:“住嘴!还不快走开!别打扰自然变化的进程!”子来家的人吓了一跳,都躲开了。

子犁站在门边,倚在门框上,对着子来看了好久,说:“自然造化真是了不起呀,不知道这次又要把你变成什么呢?又要把你送去哪里呢?把你变成老鼠的肝脏怎么样呢?把你变成小鸟的翅膀怎么样呢?”

子来看着子犁,微微地笑着说:“其实,变成什么不是都很好吗?我对自然的安排唯命是从呀。自然造化确实伟大,它赋予我人的形体使我来到世间,又用生存的奔波劳苦使我感到劳累;它用躯体的衰老让我得到休养,最终用死亡让我得到此世的安息——既然我能够珍惜生命,又有什么理由不珍惜死亡呢?至于说死去以后,何去何从,我想还是顺应造物的安排吧。你想啊,铁匠把铁锻造成各种各样的用具,如果有块铁跳出来说:‘我要当宝剑!我要当宝剑!’铁匠肯定会觉得这块铁不正常、不吉利吧!如今,天地就是一个大熔炉,造化就是一位大铁匠,不管我被锻造成什么东西,不都很好吗?何必非要跳出来对自然说:‘我要当人!我要当人’呢?”

子来说完这番话,酣然地睡去,又恬然地醒来。

壶子的面相

郑国有个神通很大的巫师叫季咸,给人算命特别准。他看面相推测人的寿命,说好这人三更死,这人就活不到五更。郑国人见了他都吓得飞奔,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列子去看了一次相,对季咸崇拜得不得了,回去以后就对他的导师壶子说:

“先生,我原以为您的道术是天下顶尖的了,没想到还有比您更厉害的人哪!”然后就把季咸的神通学了一遍。

壶子说:“呵呵你小子,恐怕连什么是道都还没摸到呢!你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就拿去跟人周旋,人家当然一眼把你望到底啦!你叫他来,给我看看相!”

第二天,列子就把季咸请来了。季咸看了壶子的面相,一句话也不说,就跟列子出门来了。季咸对列子说:“唉,完啦!你这位老师死定啦,连十天都活不上了。我看他的面相,如同死灰泼上水,怎么可能燃烧起来呢。”

列子听了很难过,呜呜地哭着来找壶子,把季咸的预言告诉壶子。壶子嘿嘿笑着说:“刚才我给他看的是我寂静的心境,把生机全部堵塞的状态,所以他会这么说。你明天再叫他来看!”

第三天,列子又找季咸来看壶子。季咸看了以后,对列子说:“哈哈,有救了!今天你老师的生机开始复苏了——大概是因为遇见我了吧,算他走运!”

列子把这话转告了壶子,壶子说:“不错,我今天给他看的是一线生机萌发的样子。明天再请他来。”

第四天,季咸看了壶子的相,表现得很疑惑。他出来对列子说:“你老师今天精神恍惚,大概是心神不定的缘故。这个样子我可没法看。你让他再定定心!”

壶子得知了季咸的话,对列子说:“刚才我让他看了一种毫无征兆的太虚境界。我的气度持平,叫他无迹可寻。明天再请他来看看吧。”

第五天,季咸来看壶子,似乎有点发慌。他一进门见了壶子,面色煞白,扭头撒丫子就跑。壶子说:“撵上他!”列子就出去追,结果发现季咸跑得影子都没有了。

列子回来说:“他跑没影了,我追不上……”

壶子呵呵地笑着说:“这小子跑得挺利索。刚才,我跟他周旋应变,虚与委蛇;我随风而动,顺水而漂,他完全琢磨不定,所以就吓跑啦。其实,这只是一种万象俱空的境界,我的根本大道还没有拿出来给他看哪!”

列子这才知道自己离“道”还很远。他回家去,三年没有出门,专心帮他妻子烧饭做菜;就连喂猪都保持一种谦和的心态,如同侍候人一样。他抛却了偏心,摒弃了浮华,在纷纭的世事中保持真朴,如此坚持了一辈子。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