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请登录

崔书生,唐代传奇,唐牛僧孺撰

崔书生

【译文】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有个姓崔的书生,在洛阳逻谷口居住,喜欢种植花卉、竹子。就在户外栽种名花,每到暮春季节,鲜艳的花朵香气浓郁,远在百步之外就可以闻到。书生每天早晨都是先洗漱,然后独自看花。一天,忽见一女子从西边乘马东行,老少几个婢女跟随在后。女子姿色美丽,所乘的骏马也极佳。崔生还没来得及细看,女郎就已经过去了。第二天女郎又从这里经过,崔生就在花下先摆上酒、茶和酒杯、茶杯,铺上褥垫,迎着女郎的马头说:“我喜好花木,这个园子里的花没有不是我亲手种植的。现在花香浓郁,颇值得您流连一顾。女郎这几天频繁从这里经过,估计仆人和马匹都会疲劳。我准备了酒食,希望您能休息一会儿。”

女郎没看一眼就过去了。她身后的婢女说:“只管准备酒席,何愁不来?”

女郎回头呵叱婢女:“为什么轻易与别人说话?”

说完就走了。崔生第二天又在山下新置办了一桌米酒,等女郎到后,他扬鞭策马随在女郎后边,到了一座别墅的前面,崔生下了马拜请。很久,一老婢女对女郎说:“马太疲乏了。暂且歇一歇也不会有什么差错。”

他亲手拉着女郎的马,到对着寝室的门前下来。老婢女对崔生说:“您即然没结婚,我给你做媒可以吗?”

崔生高兴极了,再三跪拜,请不要忘记。老婢女说:“这婚必定成功。十五天后是个大吉之日,您在这时,只管置办婚礼所必需的东西,并在这里备办酒席。如今小娘子的姐姐在逻谷中,有点小病,所以天天去探看。我走后,就会禀报,日期到了我们都会到这里的。”

于是一起走,崔生在后。回去后就依照老婢女所说的置备婚礼所需的物品。到了约定的日子,女郎和她的姐姐都到了。她的姐姐的仪表气质也极其俏丽,就把女郎送来留给崔生。崔生的母亲还在老家,不知道崔生娶妻。崔生因为没有禀告母亲而私下娶妻,就向母亲慌称她是一位侍奉自己的婢妾。他母亲见新娘子,新娘子很懂礼貌。经过一个多月,忽然有人给女郎送来食品,食品又甜又香非常奇异。后来崔生觉得母亲衰弱憔悴,于是跪在几案之下给母亲问安。母亲说:“我只有你这一个儿子,希望能够长寿。如今你所娶的新媳妇,妖艳美丽无双,我在泥塑的图画当中,也不曾见到过这样的美貌女子,一定是狐狸精一类的东西,恐怕对你有伤害,所以造成我的忧虑。”

崔生回到内室,见女郎涕泪交流,说:“把我看成狐狸精。我明早就告别,相爱只有今宵了。”

崔生也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女郎的车马来了,女郎骑马,崔生跟着相送。进入逻谷三十里,山间有一片平地,平地之中有异花珍果,不能逐一记述,馆宇屋室比王府还奢华。仆人有上百,都迎接向女郎叩拜,说:“这个没有善行的崔郎,何必领来!”

于是簇拥着女郎进入,把崔生留在门外。很快,一个婢女传达女郎姐姐的话说:“崔郎休妻,使太夫人疑惑,婚事应该立即断绝,本不该相见;但小妹曾追逐奉侍过你,就应当请受委屈。”

不久,有人叫崔生进去,女郎姐姐又再三责备,言谈清亮婉转,很有口才。崔生只能拜伏在地接受谴责而已。后来就坐在正房中相对吃饭。饭后命人摆酒,召女乐手演奏,乐曲声音响亮节奏分明变化多端。曲终,姐姐对女郎说:“该让崔郎回去了,你有什么物品赠送给他?”

女郎就从袖子中取出一个白玉盒子赠给崔生,崔生也留下东西告别,于是各自呜咽着分手,崔生来到逻谷口,回头一望,千山万壑,看不到自己刚才走过的路。崔生痛哭着回到家里,从此,他经常看玉盒郁郁不乐。忽然有个胡僧敲门要饭吃,崔生出来见他到,他说:“您有至宝,请让我看看。”

崔生说:“我是个贫士,你怎么会有这种请求?”

胡僧说:“您难道没有异人赠送的东西吗?贫道一望气就知道。”

崔生拿出玉盒子给胡僧看。胡僧起身叩拜,说:“请求用一百万钱买它。”

买到后就想走开。崔生问胡僧:“那女郎是谁呀?”

胡僧说:“您所娶的妻子,是西王母的第三十个女儿玉卮娘子。她的姐姐在仙界也负有美名,何况在人间呢?只可惜您娶了她时间不长,如果能同住上一年,您全家就都可以成仙了!”

崔生叹息怨恨到死。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