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

我和女友没做爱,但比做爱更疯狂

那一年,国内流行歌坛出现一首热门歌《小芳》,简直红透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唱着那首城市民谣,李春波唱出了村里的姑娘小芳,而我也唱出了亲密的女友阿燕。  回想起自己刚刚告别第一个恋人,犹如风中的芦苇,倍感寂寞。那时的我,常常在回忆甜蜜的爱情,回忆温暖的床第欢乐,回忆起在寒冷的冬天,两相裸睡的温馨和关爱!有时,在回想中,自己会拿着贾平凹那本《废都》,看着风流才子庄之蝶勾引情妇、保姆的情色段子,情不自禁地沉浸在手淫和射精的快乐,渴望阴茎重在女人暖湿阴道抽送的快感和激情射精的高潮。  带着对往日快乐的追忆,我时常陷入无尽的遐思,多么期待佳人能够再次投入我的怀抱啊!没有爱人的日子,时常怅然失落,情绪不振,精神状态真的很低落!  我的一个同事注意到了我,他关切地问起我的心事,说是他妻子单位有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挺漂亮的,到了婚嫁年龄,想找男朋友呢!我便邀请让他们帮我介绍认识。  

跟阿燕的相识,说来比较老套,那是经由一个已婚同事的妻子介绍的。第一次见面,这夫妻俩把互不相识的我和她撮合在一起。  那时,我和她没有单独相处,只觉得她的相貌类似我的第一个女友,身材倒是小了一号,显得小巧玲珑的,整个人的感觉还是凹凸有致、精明清爽的。在这夫妻面前,我们互相留下了对方的单位电话,就没多说什么。  在当时,人们尚无任何无线电话,就连传呼机也还没有出现,单位电话也很不方便。还好,打了几次电话,总算联系上了,我们相约,第二个星期六,在清花湖公园东门集中。  傍晚时分七点钟,她穿着白衬衫和短裙,骑着自行车来到我住处附近的清花湖公园。我买了门票,两人便漫步在石阶青石板,往人迹稀少的西处走。清花湖的两岸绿树蓊郁,不算太高的楼房隐约其中,湖面灯光暗淡,人流不多,主要是成双结对的情侣在结伴同行。  

一边走,一边聊,天色很快黑了下来。  我们找到湖边一个四面环水的孤岛上浓密的参天古榕下一张石凳坐了下来。

  

我们都带着恋爱意向约会,自然,双方不会排斥的。  我分析过男女双方的心理,自己大学毕业、工作优越的条件,主动出击是绝不吃亏的,而作为对方,当时还是个外地户口的临时工作人员(颇像是现在的外来打工妹),对我的“揩油”应该不会拒绝的。所以,我的行动开始变得大胆了许多。两人排排坐着,我在她右侧。我俩的大腿紧挨着,我不时能从她体温和颤动中,体会出那种亲密和温情,心里陶陶然的。  “来,阿燕,我帮你看看手相。”我亲热地叫她。  “不嘛,你会看吗?”她悄声答道。  “会啊,我看过这种书呢!”其实,昏暗的路灯,根本看不清手掌的纹路。  不过她竟没撤回被我捏住的小手。  “你的手指,很修长的,纹路清晰,一定很长寿的!”  “呵呵,是啊,我奶奶八十岁了,还很健康的,可能是遗传吧!”  我接着,摸着她的手掌下方,故作认真地说,“你的爱情线,好多条呢,你一定很浪漫吧!”  “不,我可是个保守的女孩噢!我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呢!”  “呵呵,你长得这么标致,身段这么好,谁相信啊!”  

她被我夸得有些飘飘然,我知道,要挑女孩喜欢听的话。  “可是,我还不知你是否真材实料的呢!”  “当然是啦,有些女孩的胸部都是靠文胸里边塞棉花、软垫撑起来的呢!”  我和她紧挨着,确实感到她隆起的胸部很是挺拔的,一个凸起的曲线显得性感和美感,一种充实的肉团在我的胸部紧挨着,只觉很是温暖,很是柔软。我不老实的双手悄悄往她玉笋般的手臂上端轻抚着,靠近着,慢慢地在揉搓着她匀称的胳膊。  


大地彩票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